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
:::
查詢
:::

專欄| 綠色情報員:火線珠峰全球最高的5毫米危機

  • 轉載單位:毒物及化學物質局 綜合規劃組

1960年中國登山隊首次登頂珠穆朗瑪峰,60年後的大雪節氣之際,中國和尼泊爾共同宣布珠峰的“新身高”:8848.86米。不過,全球最高峰的數字背後卻暗藏危機密碼:冰川厚度減少50%,流滲5毫米的微塑料污染。

“我一直以為珠峰是非常偏遠的淨土,現在連世界最高峰都被污染了,真是大開眼界。”英國普利茅斯大學科學家Imogen Napper最近在國際期刊《One Earth》發表研究。隨著大量登山客和遊客湧入,巍峨雪山被冠上“世界最高垃圾山”臭名,Napper分析從珠峰11個地點採樣的冰雪樣本,從5300米的基地營,到海拔8440米、被稱作“死亡地帶”的平台區,直徑小於5毫米的微塑料無所不在。

珠峰位在中國西藏和尼泊爾交界的喜馬拉雅山脈中段,2018年中國在珠峰保護區清理的垃圾多達8.4噸,2020年儘管世紀之疫阻斷國外登山隊上山,光是5月上旬就清出登山垃圾3786公斤,看得見的垃圾能撿走,不過,肉眼看不見的微塑料卻難以清理。

 

微塑料入侵世界之巔

“攀登者留下的用具、垃圾,還有屍體,全都隨著冰川融化後出現。”2018年成功攀上珠峰的香港全能運動會主席黃偉建目睹冰封的垃圾和死屍重見天日,他帶著崇敬自然的初心前進世界之巔,一路遺憾看見污染的痕跡,“最大問題是大量的氧氣瓶和食物包裝,還有登山公司留在山上的營帳裝備,經過一年的嚴峻天候,營帳被吹破,登山用具也被吹走。”

一幕幕垃圾殘景和Napper的研究發現不謀而合:基地營附近的微塑料污染最嚴重,而研究測出的微塑料大多為聚酯纖維、丙烯酸、尼龍和聚丙烯,這些都是戶外裝備常用的材料,研究團隊推測可能來自登山者或徒步旅行者的衣服、帳篷和繩索。

綠色和平香港辦公室項目主任伍漢林表示,這些合成纖維服裝,每次使用或清洗時都會釋放微塑料至環境中;此外,微塑料可能隨著風傳播,歐洲和日本的研究團隊已經在空氣中發現極小的微塑料。一項研究指出,一克的合成纖維服飾每使用20分鐘,就會釋出400個微塑料纖維,以一件0.9公斤的衣服來說,一年可能脫落10億個纖維。

全球最高的5毫米危機,不動聲色威脅著中下游地區。“珠峰這一帶區域被稱作『亞洲水塔』,冰川儲存的淡水資源,孕育長江、黃河、恒河、湄公河等大江小江。”伍漢林點出潛在的水源污染,“這些微塑料會隨著冰川消融,進入河域、海洋,一些生物可能吃進去,由於微塑料小到水源處理廠也未必能過濾,人類可能不小心喝下肚,甚至塑料挾帶的有毒物質,也可能污染整個食物鏈。”

 

有毒塗層如影隨形

不只微塑料污染,登山裝備的防水塗層也可能滲出有害物質。伍漢林說,有些塗層會使用全氟化合物(PFCs),它會經由空氣和水資源,進入環境或食物鏈,造成甲狀腺、荷爾蒙等健康問題;2016年元月,來自中國、香港和台灣的3位登山者參與綠色和平的去毒行動,他們穿著無氟塗層(PFC-Free)的戶外衣物,攀登四川的四姑娘山,證明無氟衣物也能通過5千多米極寒氣候的考驗。

珠峰屬於生態脆弱區,2015年中國開通連接318國道和珠峰大本營的瀝青路後,2014年大本營接待的遊客為5.91萬人次,2018年高達14萬人次,西藏正醞釀出台《珠峰垃圾管理辦法》,2020年起尼泊爾也實施塑料禁令,禁止使用厚度小於30微米的塑料袋和塑料瓶裝飲料,試圖減緩來勢洶洶的垃圾污染風暴。

珠峰圍困在危機暴風圈,垃圾只是環境問題的冰山一角,氣候暖化鋪天蓋地席捲而來,消失的冰川正醞釀一場大災難。

 

雪山巨石不翼而飛

“我每天都聽到冰川融化的聲音,發出巨大的霹靂啪啦聲響,夜晚聽得格外驚心。”黃偉建回想起親身經歷的氣候變遷現場,2018年他在珠峰基地營待了差不多兩個月,毛骨悚然的冰川消融聲,入耳像是山神的淚泣聲,不時猛地夾雜轟然的雪崩巨響,“一覺醒來,營地附近幾噸重的大石頭不見了。”

珠峰最大的絨布冰川(Khumbu Icefall),日夜溫差極大,冷熱收縮產生縫隙,登山季得架上鋁梯才能通行。“10多年前,差不多要5至7條梯子,2018年最多只要3條。”黃偉建一步步踩著梯子、跨越冰隙,心頭驚了起來,“梯子減少,因為冰川融化速度加快了。”

“絨布冰川每天一點一點移動,白天升溫、危險性高,我們只能在夜間凌晨時段攀登。”黃偉建提起跟氣候變遷賽跑的驚心動魄,那一年他的原定計劃是連攀珠峰和洛子峰,不過,當他完成珠峰攻頂,回到基地營,登山協作的雪巴人(又稱夏爾巴人)急著撤走營帳,阻止他攀登洛子峰,“因為原本架好的安全繩都不見了,被雪崩沖走了。”

2019年春天,黃偉建捲土重來登上洛子峰,他沿途展開氣候變遷田野調查,造訪雪巴人村落,“村民跟我說,小時候冰川完好、沒有太大變化,他們可以走進去、玩捉迷藏,現在太危險了,不曉得哪時候會塌下來。”

 

從寸草不生到變綠

英國科學家提出數字佐證,珠峰冰川變小又變薄。2020年11月,聖安德魯斯大學研究團隊發表在《One Earth》的研究報告指出,上世紀60年代以來,珠峰冰川快速融化,某些地區的冰川厚度最多減少150米,厚度可能已減少一半。伍漢林表示,冰川不但減少了,雪線也不斷往上移,喜馬拉雅山脈在海拔4千多米到6千米的亞冰雪帶,由於氣候暖化,很多區域已經長出植物,同時有圍繞珠峰周邊向上延伸的趨勢。

珠峰成了各國專家調查氣候暖化的前哨站,2019年美國國家地理學會氣候學家Aurora Elmore率研究團隊在珠峰架設世界最高的氣象站,收集冰期和氣象數據,2020年11月刊登在《 iScience》的研究報告指出,氣候變化讓珠峰附近的大氣壓逐漸升高,大氣中的氧氣增多了,不過,大氣壓變化也非常劇烈。

“這對登山者和當地居民造成很大的威脅。”黃偉建露出憂心口吻,“2019年珠峰發生嚴重山難,很多人排隊登山,因為天候變化太快,只有兩天時間可以登上峰頂。 ”

國際山岳綜合發展中心(ICIMOD)指出,珠峰冰雪融化已無可避免,若全球氣溫持續上升,到了2100年,三分之二的喜馬拉雅冰川可能會融化。“珠峰作為世界的第三極,跟南北兩極一樣站在氣候變化的最前線。”伍漢林說,“冰川是第一個、也是最直接受到影響的地方,很快會走到不可逆轉的地步,全球氣候告急已經刻不容緩。”

火線上的珠峰所引發的骨牌效應,一步步把人類推向困局。“隨著冰川加速融化,短期內可能製造更多的淡水,造成湖泊崩塌,讓中下游江河洪水爆發,或出現泥石流。”伍漢林沙盤推演,“長期來看,一旦冰川消融殆盡,淡水資源會受到威脅,海平面跟著上升,沿海地區或低海拔國家就有被淹沒的危機,而中下游的生態多樣性也連帶受到波及。”

“從登山我看見地球暖化的災難,人類不能再逃避這個問題。”黃偉建戰戰兢兢挺險走過雪山,生死交峰時刻沒讓他卻步,“我害怕的是全球氣候變遷和污染。”

這是登山者從第三極捎來的訊息,冰川流逝的是地球命脈,也是後代的本錢。

 

撰稿:麥小田責編:許書婷

 

新聞出處:自由亞洲電臺

資料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分享
  • facebook
  • line
  • 列印
  • 點閱次數:234
  • 資料發布日期:110-01-12
  • 資料檢視日期:110-01-13
回頁首